mio

无题(白昭

 
无题(白昭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双方转性向# !!


   为大家送上的是...
  
  
少女又洒脱李白x高冷不知道想啥的昭君

  
  
  
  
  
  
  
    在他的眼睛里,尽是挥之不去的乡愁。而她早就忘了她的故乡在哪里了,像无根的野草。

    性子像男子般洒脱,看来她这辈子注定嫁不出去,但她不着急。缘份么,随缘。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去店里喝酒。只是常日里习惯坐的位置被一个蓝衣男子坐了,她也不恼,选了旁边的位置就坐下。
    "兄台是第一次来长安吗?"她随意向他搭话,语气像个男子般干练。
     烈酒入肚肠。
     他闻言转过来看她,波澜无痕的双眼。
     清冷的气息。
     "你..知道长安何处有梅花吗"
     ...来长安看花的。
     只是她平日对花草不上心。

     [我不知何处有梅花,却知此处有美酒。]

     "把公子比作梅花,倒也适合。"
     没头没脑的一句回应。
     对方像是沉思了许久,最终起身远去。
     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一个人喝酒,疯疯癫癫的借醉意吟诗。
    
  
    后来她在大殿上看到他,才知道他是北夷的皇子。
    北夷多冷啊,还是大唐好么。
    她想象了一下他在雪里走的情景,像雪一样寂静。还是那万年不化冰霜般的面容..像雪一样不近人情。
    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个人。
    只见对方低垂着眉眼,像是对于一切都置若罔闻般。
    心底似乎有什么在融化。

   [ 告诉我你有多寂寞吧,
    而你眼里的颜色似是要将我淹没。]

    自认为走过的路已经算远到懒得去回头。
    或许是她太冲动了。
  那个只会喝酒本无根生的李白。
   
  困顿得发疯。
    随意躺在雪林里,怕是死了也不会被人发现吧。
    四周寂静无声,久了她不知是做梦还是清醒,梦里也一片苍白。
  
    如何让一个无时无刻都在醉而不醒的人稍微有那么一丝挣扎余后的清醒。

    或许醒来就会死去,雪林里也藏着许多灵魂吧。
  
  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大概是怜悯。
  她一定是醉了。
  那个人怎么会有表情。
  
  
  该不会你是雪妖精吧。
  雪兔之类的?嘛、都可以。
  在我们没有见过的面上,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我梦见过你,不过在梦里。
  你笑得很开心,似是到处都是你一直耿耿于怀的梅花。
   我还看到了
  你身边躺在雪里带着笑渐渐死去的我。
  
  
  最后有你的陪伴,我一定很高兴吧
   谢谢你。
  
 

 
 
依旧碎碎念.
  为什么最后李白说的是他们没见过面,其实是一种猜疑和玩笑。大概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说自己是男孩子的玩笑。
  她大概是喜欢上了那个不知道想什么的昭君,不确定对方对自己什么看法,或许是连印象都有无的疑惑,所以最后全是独白。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这样吧,看我那怂样。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