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一点也不甜的白昭段

 
顺序从甜→不甜放,小学文笔看完请不要打我
算是比较久远的段子了




放学回家#

     她看着远去的人群,夕阳就那样斜斜的照过来,她没有闪躲。
     她似乎觉得很好玩,又在阴影里和阳光里徘徊,最后就一半光明一半阴影不动。
     她看到他就向她走来,逆着光。
     "等了很久吗"他接过她的单车,向她搭话。
     "我很辛苦呢,李少爷可有奖励?"她微微一笑,就那样侧脸看他。
     "有啊,例如说--"
     他突然俯身向她,只是一瞬的温热气息。
     "这样。"
     她呆愣在原地,然后突然被他揽在怀里。
     "对不起,你不喜欢吗。"
     尔后,她抬头,眼里尽是满满的笑意,踮起脚吻他"你才是,谢谢款待哦。"
    
    

递送#

    她缓缓敲下他的桌面,而他就那么抬起头笑着看着她。
    "昭君同学有事吗?"
    她拿出宿友的信,递给他。
    "里面有你的吗?"
    "有啊"像是觉得好玩,随口回应了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到了一封有他署名的信。
    "真巧啊,昭君同学。"
    他迎着光向她走来,阳光肆扬。
    让她在那么一瞬间感到眩晕的存在。
    这个人,也像光一样。
    直视他的那一刻会被晒伤,强烈的光刺痛了眼睛。
    "我喜欢你,也希望你喜欢我。这个,是我的信。"
    他脸上没有笑意,此时她说不出拒绝的话,被他迷惑了一般。
    索性放弃挣扎。
    "好啊,我们试试吧"她连打开信的想法都没有,就这样投入了这片不知深浅的水域。
    就让你来告诉我,被淹没了又如何。



情人节#

  
   情人节的时候,真的不应该出门。
  不论人山人海,尤其是一对对腻腻歪歪的情侣们对单身狗的伤害。啊,真是刺眼,游戏玩家收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放假就是补番打游戏的黄金时段,连续打了五个小时被母亲大人忍无可忍炮轰出家门的惨案。
   潇洒伟岸的李白,怎么会有找不到女朋友的烦恼? 平时也不是没有美少女追着他转,那只是无聊的消遣罢了。只是节假日时来者不拒想找个人倒是没有一个人有空的。命运大概就是如此玩笑。
  例如说现在,一路上好皮囊为自己引来无数少女回头以及她们的男伴的妒忌。
  却没有人会再突拉着他走一条街,畅聊一个通宵。
  莫名想起那个少女,眼睛比他看到的星星还要亮。除了那个人以后再无这种感觉,不是没有再度寻找过这种感觉,却只能使他感觉疲惫,无疾而终,索性整天沉溺于虚假的游戏。
  后来他激动到连对方名字都来不及问,或许是他们相处得太过自然。而他又怎么能在千万颗星星中,寻找曾经的轨迹。你看现在,你像染料一样渗透我的生活,又不知不觉的走掉,像个恶劣的玩笑。
  应该再表现得自然点,表现得毫无牵挂才能前进,怎么可以厚无颜耻擅自回头。阻滞了前进的道路,自顾自的放弃自我。
   他怎么敢乞求。
   后来他不是没有见过她。
   从此再也无法前进。
  
  
  
  
  
  
  

无题(白昭

 
无题(白昭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双方转性向# !!


   为大家送上的是...
  
  
少女又洒脱李白x高冷不知道想啥的昭君

  
  
  
  
  
  
  
    在他的眼睛里,尽是挥之不去的乡愁。而她早就忘了她的故乡在哪里了,像无根的野草。

    性子像男子般洒脱,看来她这辈子注定嫁不出去,但她不着急。缘份么,随缘。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去店里喝酒。只是常日里习惯坐的位置被一个蓝衣男子坐了,她也不恼,选了旁边的位置就坐下。
    "兄台是第一次来长安吗?"她随意向他搭话,语气像个男子般干练。
     烈酒入肚肠。
     他闻言转过来看她,波澜无痕的双眼。
     清冷的气息。
     "你..知道长安何处有梅花吗"
     ...来长安看花的。
     只是她平日对花草不上心。

     [我不知何处有梅花,却知此处有美酒。]

     "把公子比作梅花,倒也适合。"
     没头没脑的一句回应。
     对方像是沉思了许久,最终起身远去。
     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一个人喝酒,疯疯癫癫的借醉意吟诗。
    
  
    后来她在大殿上看到他,才知道他是北夷的皇子。
    北夷多冷啊,还是大唐好么。
    她想象了一下他在雪里走的情景,像雪一样寂静。还是那万年不化冰霜般的面容..像雪一样不近人情。
    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个人。
    只见对方低垂着眉眼,像是对于一切都置若罔闻般。
    心底似乎有什么在融化。

   [ 告诉我你有多寂寞吧,
    而你眼里的颜色似是要将我淹没。]

    自认为走过的路已经算远到懒得去回头。
    或许是她太冲动了。
  那个只会喝酒本无根生的李白。
   
  困顿得发疯。
    随意躺在雪林里,怕是死了也不会被人发现吧。
    四周寂静无声,久了她不知是做梦还是清醒,梦里也一片苍白。
  
    如何让一个无时无刻都在醉而不醒的人稍微有那么一丝挣扎余后的清醒。

    或许醒来就会死去,雪林里也藏着许多灵魂吧。
  
  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大概是怜悯。
  她一定是醉了。
  那个人怎么会有表情。
  
  
  该不会你是雪妖精吧。
  雪兔之类的?嘛、都可以。
  在我们没有见过的面上,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我梦见过你,不过在梦里。
  你笑得很开心,似是到处都是你一直耿耿于怀的梅花。
   我还看到了
  你身边躺在雪里带着笑渐渐死去的我。
  
  
  最后有你的陪伴,我一定很高兴吧
   谢谢你。
  
 

 
 
依旧碎碎念.
  为什么最后李白说的是他们没见过面,其实是一种猜疑和玩笑。大概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说自己是男孩子的玩笑。
  她大概是喜欢上了那个不知道想什么的昭君,不确定对方对自己什么看法,或许是连印象都有无的疑惑,所以最后全是独白。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这样吧,看我那怂样。
  

溺毙(白昭)


微黑暗
有第二第三人称切换

    从你的怀里,就会感到安心。
    那一定是错觉罢了。
    如果没有遇到你。
    李白。

    她好像又看到在阳光下他眼睛里带着笑意。
    他是主谋,罪人。
    让她成就为于世不容的罪恶。
    不接受一切辩解,罪恶的存在。
    好像又闻到了血的味道,那是雨水也冲刷不去的味道。
    妲己是多年前父母收养的孩子,不仅抢走了父母的宠爱,还有那个人。
    多少年前想过在她睡梦时掐死她,自蜕变的那一刻起。
    最终没有下手。
    像有着吃糖果愿望的孩子无法得到满足,最终并非遗忘,压抑在心。
    埋下了罪恶的种子。

    下沉,下沉。
    怕是要死了吧。

    他怎么就不明白。
    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的心。
    犯贱而毫无出息的想着那个人。
    卑贱得好像心脏只为他跳动一样,根本无法停息,无论怎么喝水都无法摆脱口渴的人。
    每时每刻的叫嚣。
    李白。
    只有他的名字久久盘旋。
    像是吸血鬼注定只能饮取血液,却一直都没有猎物,简直快要渴死了。
    李白。
    她记得那天,预示着和他们即将分道扬镳的那天。
    雨下得那么大,雨沾湿了她的脸,连眼泪都可以遮掩的雨天。
    她在雨里看着他和妲己挽着手从对面街角走过。
    什么都听不见。
    听不见哗哗而落的雨声。
    心里有烧不尽的火。
    雨水也无法浇熄的火。
    后来那是那是怎么样呢,鬼魅一般,悄然走到了他们身后。
    --冲上去掐死他。
    或者是,掐死妲己怎么样,他的反应一定很精彩。
    习惯性的看不见他脸上的痛苦,相信着那一定是只为自己而生的喜悦。
    满足的幻想着,对周围的一切至若罔闻。
    不知过了多久,失去了最后的兴趣般的抬起头,眼前一片血色,红不断的从眼前的人身上流出来,逐渐远去车尾灯依旧红得刺眼。
    她就那么漠不关心的看着,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
    化成灰也认得的人,妲己。
    感觉一下全部涌上来,不断地翻滚着。
    扑天盖地的窒息。
    她强撑着脚步走到李白旁边,他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眼毫无神气,像是被抽走力气的玩偶,她甚至想一脚踹过去确认他是否活着。
    如果不是他和妲己,自己又怎么会如此。
    可笑的是,他徒生有人模狗样的皮囊,却会为假象而动心。永远无法醒悟,就足以让她失望透顶。
    早就应该发现。
    李白。
    养不熟的人,喂不熟的狗。
   
    他清醒后的第一句话是:"我早就该在发现你的异常后掐死你"
    她突然疯狂的大笑,像是终于找到契机,猛然伸出藏在背后的刀在他身上捅了几刀,血从他身上不断流出来,她莫名感到喉咙干燥。
    无法停息。
  
    你真是愚蠢,蠢得无可救药。
    就算没有你,我也会杀死她。
    何况你本来就是打算和她一起,那和杀死我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想和她在一起,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一切都是你的错。
    救了我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我穿着几天没洗的裤子,自从那个叫妲己的女孩子来了之后,大家的眼里就只有她。
    在聚会上气喘吁吁的逃避着女仆的寻找,无法停下来。一定会被赶出去吧,因为大家不需要我了,没有人会需要我。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妲己,因为她总是穿着漂亮的蓬蓬裙吗?
    就连母亲..母亲也只看着她。
    母亲,我爱你啊,非常爱你呢。
   
    我被妲己发现了,她就那样像罂粟一样笑着看着我。
    "为什么你要逃走呢,大家都很担心你。"她一定是天使吧,一切都对我来说太过耀眼。
    无法忽略的存在。
    "..."
    "这样啊,昭君想离开这个地方呢,想逃离这个不适合自己的地方,逃离大家,就让我来帮你吧。"
    有什么坏掉了。
    仅能做到欣赏她那像天使一样的美丽。
    看到在她眼底里的皎洁,意识到她接下来想做什么却无动于衷,最后被她推了下游泳池。
    美丽的天使将我置于死地。
    天使遗弃了我。
    ...我也不需要天使。
    温暖的水包围着我,无力挣扎,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窒息。
    就这样抵达生命的尽头,结束无趣的人生。
    水流无声的涌动,我快失去意识时的一瞬。
    看到了他的身影。
    他的温度也只是错觉,都是因为身边的水那么温暖。
    一定是天堂里的天使在迎接我吧。
    让我褪变成恶魔的天使。
    李白。
    都是你的错。
    怪我的不争气与麻木,我们是共犯,同谋。
    你一定不知道。
    如果没有你,就不会有后来的我。
    两巴掌也根本打不醒的我。
    不合时宜的癫狂。
    李白。


    一切都是错觉。
    只愿我没有见过你。


   
  拖了几天终于写完了,还是没有过多李白的戏份,渣文笔以致写的时候一直卡文。算是赠予开学吧,高二狗快忙死,谢谢一个陪我半夜讨论文梗的小可爱 @嘎嘎嘎。。。 www.
  

Fire 火(白昭)


黑暗向
幼昭设定

献祭于神明的新娘.

她活生生的看着她的母亲被烧死。
心里,眼睛里,满天的灰烟。
和熊熊的大火。
是那个人救了她。
那个白头发的男人。

后来她觉得,还不如让她就那样烧死。

她不懂爱。
那个男人说。
废物。
比狗还低贱。
他亵神。
废物。

...还不如让她死掉。
火是她放的。
她向往美丽的火。
于是她让他在火里飞舞着。
他跟火一样美丽。
烟花般绚丽。
可惜她不懂爱。

她在九岁那年被他亵渎。
看见他眼里着了火。
她身下着了火。
...

她厌倦了。
无趣。
但是,再见了。
丑陋的你。

    觉得黑暗比正经好写。感情起伏大,估计我是把我的负面情绪放里面了,所以写完特别high..
    文笔依旧惨不忍睹,看看就算了吧。

坠落的星星(白昭)

现代校园设定  

    他们是同学。
    在毕业季的一次聚会里,她第一次试着去看清自己的心。
  每个人都在一步步成长。
   

  王昭君很漂亮,但她并不上心,对人际也不上心,独独对学习感兴趣。对,学习。
  这样一来显得她有些冷漠,但在学校里也不乏人气。
  "漂亮"这是妲己对她的第一印象,王昭君和妲己两人最初在辩论会上有见过一面。王昭君觉得她口才不错,便留了个印象,只是没想到辩论会结束后会找自己留联系方式一起研究课题,时间久了慢慢熟悉了。
某天她破天荒的答应了妲己去参加同学聚会,至于地点,是在李白家里。
  是的,妲己同学喜欢李白。一直留意了他很久,只是想在毕业前去表白一次心意,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缺少那么一个契机。
  "其实他们人都挺好,说不定可以交上朋友。毕业前都不去认识一下,会留遗憾的。"妲己长得可爱,略带撒娇的声音让王昭君忍不住笑意:"虽然你只是想着李白"。尽管妲己不是第一次见她笑,心里依旧有种惊艳的感觉,觉得她笑起来就像冰莲初放,要是自己是男生会喜欢上她也不奇怪,长得好看就是罪孽.."对嘛,你应该多笑笑,多引狼。"王昭君无奈:"我应该对着课本笑吗?""......"
   李白的家挺大,格局有点像北京里的四合院。中间是个庭院,里面种些花草,其中有棵挺大的梅花树。
   那时候他们在夏天聚会,常理在冬天开花的梅花却罕见有几朵盛开,这便是梅花二度吧。
   聚会上人多,气氛很热闹。有些人对王昭君的到来感到意外,不过没有人会对女神不欢迎。她不擅长应对热闹的气氛,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静静坐在角落里看妲己和他们玩真心话。
去随意走走吧,刚刚看到庭院好像有梅花树。
   庭院里一个人也没有,从屋里传出来的笑声显得此时有些冷清,她倒也很享受。她喜欢就那么一个人,不需要顾忌别人,甚至想过在深山老林里一个人孤独终老,甘于寂寞。
   就像梅花一样,像冬日里独自绽放的梅花一样。永远陪伴的,只有寒冷。她这样想着,便觉得满足,没有留意到有人来庭院。
   "就像梅花一样"毫无预兆的声音响起,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差点以为是自己说出了所想。
    她转过身,看到了李白,妲己喜欢的男生。
    "嗯?"她对他的话感到有些疑惑,同时好奇他为什么出来。"刚刚看到你一个人走出来庭院,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主人之仪的关心,"像梅花一样?"她重复他的话。
    "像梅花一样冷清,即使在夏天开花,也如同一瞬间的烟火,美丽而冷清"。
    那是她第一次仔细看李白,觉得他眼里有她所不明白的色彩,同时觉得他是个敏感的人,就像自己一样。
    她和李白默契的没有说话,李白抬头望向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她静静的抚摸着梅花树的纹路。
    天上淡淡的流云,无数零零点点的星星,而天空像块幕布,任它们在上面流动,闪耀。
   浩瀚的天空像舞台,那些星点则像一个个人,一颗颗原本孤独的星星,却因为互相联系而变得不孤独,连结成了各个星座。
    她,只是其中一颗努力寻找能连成星座的星星罢了。虽然她一直都是一个人,虽然她也很努力去摆脱孤独。
    "为什么星星会坠落得那么快?"问完她才后悔,才想起对方不是妲己。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孩子气,不过它只是一个无聊的问题罢了。她不该放松自己的,尽管对方是另一颗星星,李白。
    他闻言垂下目光笑了,感觉她似乎有些慌乱。女神吗...她并不是像他们所言般冷漠,虽然他很早就知道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她所吸引。他上课时偶尔会看到她望向窗外的流云,知道她在下雨天上课状态不好,害怕外面的闪电和雷鸣。会微微缩着身体,就像只兔子。偶尔会去喂路边流浪的小猫。
    那样的她,怎么会是冷漠的人。
    他以为她会在学校里永远孤独一人,后来看到她身边有了妲己,妲己活泼而长得可爱,会让她笑起来的吧。
    只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陷得那么深。
    但他怕是会和她再无交集了,只是今天..不是他所梦寐以求的今天吗?
    晚风吹乱了她的长头发,一瞬美得不可方物。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一定是承载了人们太多的愿望,不过那样也好,最终它会遇到许多星星,无畏的闪耀。"就像他遇到了她一样。
    无可救药的迷恋。
    他不奢求能站在她身边,只是他连向她索求一个拥抱的勇气都快没有了。
    快毕业了,他也就要和她告别了吧。
    想到这里便忍不住颤抖,他就要放弃她了。
    她才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便到他的身边问他怎么了。而他只是苦笑:"起风了,在这里站太久会累的,进去吧。"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看着喜欢的人在你面前却什么都不能说。
    她在学校里不乏人追,现在她是一个人。
    那以后呢。
    他不情愿想她会牵着另一个人的手,然后过完短暂的一生,虽然他无法确认她是否幸福,是否会带着笑容。
    才子李白,并不是情圣,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昭君"他忍不住叫她,她略吃惊的转过来看向他的眼睛,在黑夜里如星海般深邃的眼睛。
    "尽管很意外,但是我有话想对你说。"
    "尽管世界很大,有着许许多多的人。"
    "但是至今为止能够和你相遇,真的太幸运了。"
    终于说出来了。
    一直以来深藏的心意。
    幸好,还能说出来。
    就这样,被她拒绝也没关系。
    他回望着她的眼眸,那双困惑的眼睛。
    让他着迷的眼睛。
    不过短短的几秒流逝,却让他觉得好像过了几年一样。
    第一次笨拙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也是,我有种你是我多年朋友的错觉。"她如同他幻想的万千次的微笑着。
    她这样说了。
    这算是..接受了吧。只是,是朋友吗。
    他有些庆幸同时失望。
    没关系,慢慢来吧。
    "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有时间一起研究课题?"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回到客厅,迎接她的是目光炯炯的妲己。
    她忍不住苦笑,却也有些担忧,这样下去她可能会爱上李白。今天他突然对自己说的话,让她心里有种罪恶感。
    朋友与爱人吗,自己从未想过是这样的处境。
    "我看到他问你要了联系方式。"妲己忍不住对她说,平日活力满满的双眼里含着忧愁。"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声音却不像是从妲己喉咙里发出的,而是有人在她们身边放录音。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李白不会接受我。"
    "他的眼里面就只有你,我一直留意着他,我知道的。"
    "明明该难受的,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也会很开心。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是你。"
    "以前我一直很好奇,他所喜欢的你会是怎么样的人,所以去接近你。"
    "但是,你真的好到我无法妒忌。我知道,自己是时候释怀了。"眼泪啪嗒的掉在地上,像是坠落的星星。
    她伸手擦去妲己的眼泪,只能无力的微笑。
    "抱歉,我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会笑着跟我讲笑话,那是非常漂亮而耀眼的你。"她这样说。
    今天里短时间里的第二次表达自己的心意。
    每一次都那么诚恳。

    如果不是他们,不是今天的聚会,她才会觉得缺少了什么。
    谢谢他们每一个人。
    以及看到这里的你。

    没想到自己会写那么长,最后也想了很久到底结局要怎么写,不过始终觉得还是这样的结局最好,最适合青春,也最适合毕业季。
    小学文笔,感觉自己已经在进步了。
    快开学了,一起加油吧。
   
 

深陷沼泽的你(白昭)


黑暗向 超短
昭君崩坏+虐李白?

你原本纯白的羽毛在泥潭里变得污浊
白得刺眼
--真想杀了你
我敢打赌它比天上的白云都要白
不,逊色多了
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的你连看见天空都做不到
你心里还想着重回天空吧
真是讽刺
没关系
因为我在这里
一直在这里
深深的爱着你
只要杀了你
将你拆吃入腹
我们一家就会团聚
--只要你不离开我
不,这不行呢
即使把你的翅膀折断
你还是会逃跑的吧
纯洁得让人作呕
让她们看看如此不堪的你吧
如此下贱和丑陋的你
就应该去死嘻嘻
那么,永远的死去吧
我所深爱着的你
--李白

写得内心抑郁,心情也很不好。
写的白昭都甜不起来,完全甜不起来,估计是我没谈过恋爱(..而且每次都那么丢丢,我估计是个假的白昭党。
虽然是小学文笔还是发上来辣眼睛吧。
会不会被举报还有骂死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无题短篇(白昭/信白/双冰)

全篇昭君视角

    我从睡梦中惊醒,屋外有打斗声,枕边的甄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披上了衣服
往屋外走,却看到了甄宓和一个红发男子,且红发男子明显处于上风。
    "我再说一次,我来杀一个人,她叫王昭君。"他的声音很沉,我为此吓了一跳。杀我吗,居然是来杀我的。这里,这个我仅能容身的地方,而现在怕是不存在了。
    因为那个梦,于我惹来了杀身之祸。
我梦见了我的上辈子,虚幻的上辈子,尽管我这样形容它...我很少做梦,我能梦到什么,不过是北夷的雪罢了,虽然梦到那个人是个意外。
    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虽然梦里我们在梧桐树下相识,我还不是孤单一个人,没有终年的大雪,哪里都是温暖花开。虽然最后我被父王的箭射下马,虽然他说,没有了我漫长的生命里毫无意义...我想他只是寂寞罢了,犹如他现在,完全忘记了上辈子的誓言,眼睛也看只着另外一个人。
    明明他在梦里上辈子的样子和现在没多大变化,却变了一个人一样,心也变了,所以上辈子,也仅仅是上辈子罢了。
    "韩信,我们走吧。一定可以找到解开劫难的方法的,就不打扰昭君姑娘了。"他叫的是我的名字,看的却不是我。
    可悲的是,上辈子没有完成的事,这辈子却成了劫难,我是他的劫难。难道是我的错吗?杀了我他就安然无恙吗?所以韩信来杀我。也不是非他不可,不过是一念之间吗,其实一直想不通,折磨的只会是自己。
    若李白不来,我没有和韩信抗衡的力量,那韩信也很自私...自私在,他只想过李白的幸福,他杀了我而换来的幸福。
    我却对自己性命不太上心,甚至想过自己十八岁那年会死去,后来过了十八岁,也不过是日复一日的度过罢了,实则无趣,尽管这辈子我与李白只是陌路人。上辈子的长生只是种惩罚,禁锢人的惩罚。
    红色在雪白里张扬而热烈,渐而氧化成苏芳。虚无缥缈的上辈子,在雪里淹没。
    他们走了,剩下重伤的甄宓。她为此而作了牺牲,而我毫发无伤。那韩信,不过是珍视心上人的幸福罢了,他也有机会参与的未来,大概会是很美好的吧。而李白终是一语不发,倒也好,不留牵挂。我想,我们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有交集。

    "昭君,我爱上了一个男子。可是,他利用完我后,便与我分开了,永远的分开了。"我摸着她的眼睛,她那因泪流过多而近瞎盲的眼睛,不由叹息,"也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她扯开嘴角想笑,却因疼痛而不由得咧嘴,"虽然是曾经,可是我曾深深的爱过他,那么温柔的爱过他"
    我不再说话,她需要多点休息,说话也只是浪费力气。以后,就只有甄宓和我了吧。

    他们,会幸福的吧。
    祝看到这里的你也幸福。

又是晚上写文,发现灵感都是凌晨才迸发...依旧是小学文笔,从一开篇就可以看出来了(。有点乱,感觉自己连分段和标点符号啥的都没搞好,大概小学没学好吧。然后后面是昭君的纠结吧,在车上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后面昭君的人生观其实是有融入自己的一些想法,算是消极的人生观,比自己在考场写作文还认真..
至于cp部分,不能接受请不要恶语评论谢谢,仅是抱着娱乐的心态以及对英雄的热爱去写。其实我是对耽美百合无感的,虽然有句话说爱是无关性别的,自己也知道但是还是无法真正接受。
   最后愿大家都能找到真爱吧,我想如果真的能超越性别去爱那个人,也希望能够勇敢起来,真的是真爱,比心。

   
   

雪与他(白昭)


雪与他

bgm : clear water-Robert Haigh

我是冰雪里的公主
常年与北夷的冰雪为伴
大雪白茫茫一片
像是重生一样
雪赐予我生命
白色与蓝色交织
无边的寒冷向我袭来
我原以为不会见到一个人
直到我看到了他
他跟我说
他叫李白
他白色的头发似雪
我以为他也会像雪一样寒冷
他说你怎么不笑呢
难道是因为一个人吗
至今为止一个人
不会寂寞吗
他的睫毛上落了雪
他的头发上落了雪
他会像雪一样寂寞吗
连续不断的雪
无边无际的雪
纷纷扬扬的雪
我与雪为伴
因雪而生
我从雪而来
在雪里去
他去了

是雪指引我遇到了他
也指引了我遇到寂寞
未遇到他前
从不知寂寞为何物
是吗
是他带给了我寂寞啊
雪花满天飞舞
像他雪白的头发
像他眉眼
像他的唇

如果你不了解他人的温暖
便不知寂寞为何物


大半夜下雨闪电听着钢琴曲写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第一次写文,小学文笔。爱昭君爱得深沉,爱白昭爱得深沉。有不足的地方多多包含,谢谢了。


跟徒弟去打人机,我出的肉昭君然后他被鲁班和荆珂怼疯了而我笑了整晚。听说昭君要改大了于是截图纪念一下嘿嘿